办事指南

“隐居”大理的梦想与现实 炒房团已攻入古城

点击量:   时间:2017-03-02 04:05:10

  大理人民路,文青的天堂 任东 摄     大理人民路,文青的天堂 任东 摄     大理8月4日电 (木小满)“不用打卡上班也有吃喝玩乐,不用穷追猛打也有谈谈吹吹的爱情;晒着白花花的阳光,呼吸着洁净的空气,都是免费的;50块钱一身衣服也能穿出范儿,2000块钱一个月过得恍若中产;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摆个地摊,也能混成人民路金领……”大理古城杂字书店店主“女贼”曾如此表述在大理的“隐居”生活       大理,这个有着千年历史的古城,因背山面水、天蓝云白,被文青和隐居者们誉为天堂不少白领,更是辞职来到大理过日子但似乎是一夜之间,大理变了     开着车、带着钱的款爷,强势登陆古城,开始疯狂买房或租房;人民路上不少过着理想主义生活的文青店主开始被房东单方毁约;那些被形容为“没有压力也没有未来”的租客们顿感压力山大;洱海沿线的不少乡镇变成“大工地”,到处都在建房……     隐居大理的梦想会遭遇怎样的现实文青的天堂,将走向何方     移居大理     移居大理的人可分为多种,有的决绝告别过去举家移民大理,有的只是走走停停;有的是有所成就的大腕,隐在苍山洱海间,建有属于自己的房子;有的是有着实体店铺的文青店主,店铺各具特色,文艺气息压倒商业气息;还有一种是租房或蛰伏各大青年旅社的文艺小青年,因物质不富裕,居无定所,偶尔心情好去人民路摆地摊赚点生活费,被认为是“屌丝移民”     尽管故事各异,但移居大理的人大多是冲着大理的苍山洱海、蓝天白云和随意自在的生活环境而来     人民路上的海豚阿德书店老板翟国泓因为喜欢大理,把整个生活搬到了这里每日除了打理自家书店,他还会在微博上写写“书店现场”、“书店日记”     翟国泓在微博中写道,“天气好的时候,会有一束光线透过玻璃屋顶打在你身上二楼阳光满溢,坐下来,喝喝茶看看书是个好主意”一切看起来真美好     在玉秀路一条隐蔽的小巷内,来自香港的RENA开有一家私房菜馆今年是她来大理的第三年“这里很安静,每天可以做很多事,看书、做菜、烤蛋糕、晒太阳、种香草,或者遛狗”4日,RENA花了将近2个小时的时间教来客如何辨别一块好的牛排她喜欢极了这里的环境和食材     “如果一切都不变,过生活真是太好了,”RENA说     梦想与现实     但现实并非如此,大理也在不知不觉中变了“外地人高价租下店铺,本地人漫天要价,开发商把苍山变成工地……”较早察觉到大理变化的文青“女贼”说,沦陷,是大理的宿命2013年,也许会是大理加速癌变的一年     最被文青们热议的癌变重灾区当属古城的人民路和洱海边的双廊人民路是大理古城唯一一条允许摆摊的街巷,文艺地摊与特色小店共同营造出人民路的文艺氛围,让它成为文青心中的天堂但今年以来,人民路相继发生了“土上文化”等店在合同期限内被房东悄然转手、杂字书店店主“女贼”被打、地摊摊主为抢地盘起争议等事件一种失望、悲观的情绪开始在人民路隐居圈中蔓延     来自江苏的背包客耿健清一年前就在人民路摆过短暂的地摊,挣取去东南亚的旅行费用此次重回人民路,让他多少有些失望“人越来越多,太多重复而没有思考的人在这里叫卖着廉价的背包梦想,辞职、旅行、摆摊、流浪变成了一种风尚,一种竞争机制,”耿健清无奈地说     售卖摄影作品的从木告诉记者,这条路上光卖照片的地摊就有10多家,大多为风景照,同质化现象严重因为竞争激烈,出摊时间由一年前的下午5点变成了如今的早上7点“安静、舒适、自在的生活已不再”     对移民者而言,更大的冲击来自外来炒房团“女贼”说,“一场租房交易搞得像个战场——招租,敌人就包抄上来院子和店铺一房难求,放出去一个,几天之内,必有人抢走”更有人发帖称,“炒房团已攻入大理古城,买房像买杜蕾斯一样简单逼得想隐居大理的人节节后退”     “这条路只是一个缩影大理,很快就会变成第二个丽江,也许是时候离开大理了,”从木说     隐居,只关乎内心     有人在离开,也有人在进来而在发生了一系列事件后,生活在大理的新老移民以及原住民们,开始反思隐居大理风潮     海豚阿德书店老板翟国泓撰文称:大理的朋友中,不乏曾经每天在微博上不发句“晚安,远方;晚安,大理”就无法入睡的人来到大理,真正住上一段时间后,因为各种不顺,各种不爽,各种小道消息,各种理想和现实的碰撞伤害了那颗脆弱的小心肝后,顿时恍然大悟,“哦,原来大理的水真深啊”,“啊,大理再也不是我的乌托邦了!”但其实,在急功近利的大时代仓促赶路的脚步下,在精彩刺激勇往直前的急之国,哪有本地人和外地人的区别,我们终将失去故土,找不到来时的路     “女贼”说,她总是在反思,到底是什么,让这么多人把大理当成“新生活”的发源地了大理确实足够美好,但也有不足“一个地方再美好,但不能美好到可以充当救命稻草如果管控不了心,